• >
主页 > 历史咨询 >
历史咨询
欧元 20 年启示录:一场没有回头路的万亿货币试验
发布日期:2022-01-12 22:39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年到来之际,伦敦烟花照旧,金黄框打底的狮子头压轴,烟花四处散开又散落,Libor 也于那一刻彻底成为过去。

  同一时刻的对岸,法国埃菲尔铁塔的四周、德国美因河畔的欧洲央行大楼旁、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的上空,统统被 Euro at 20 的灯光照亮。

  自欧元开始流通以来,到 2022 年,欧洲大陆的统一货币——欧元已经运行 20 年。面对国际格局新挑战,它的构想、设计、落地、流转及发展,昭示了一场跨区域、破历史隔膜的单一市场的革新与努力。

  除坚定的欧洲一体化制度设计者外,初生的欧元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及弗里德曼均做出悲观的预言,宣称欧元不会有结果,欧元区并不是一个 理想的货币区域 。甚至连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也曾断言,欧元是个 病态的早产儿 。

  2002 年 1 月 2 日,欧元纸币与硬币在欧元区在 12 国内顺利推行,欧元汇率顺势上涨 1%。2004 年,欧元占全球外汇储备超 27%,为历史峰值;2008 年,该数值为 26.5%。截至 2021 年第三季度,欧元占全球外汇储备 20.48%。剔除新冠疫情期间的异常数据,欧元区过去 20 年间的年度通胀率平均为 1.7%,合格完成了其在设计之初时被赋予的最重要的核心使命。

  20 年的光景不全是顺遂。2008 年 9 月 15 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它随后引开的金融危机使得欧债危机以一种更为迫切与未曾料及的方式凸显。希腊于 2009 年 10 月首当其冲,单一货币体系的负面情绪在蔓延,2010 年,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与意大利纷纷滑陷。2012 年初,标普下调法国等 9 国主权信用评级,法国掉下 AAA 级国家阵队,金融、债务、银行三重危机扩散至整个欧洲,全球市场开始讨论,欧元是否要崩溃,欧盟会否要解体。

  置身如此情境,2012 年 7 月 26 日,时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德拉吉 ( MarioDraghi ) 在伦敦公开言称,无论采取何种方式,定要保留欧元。这句赌注为欧洲赢得了时间,市场也买了账,对欧元的信心逐步恢复。欧元的占比在 2020 年突破 21%,为六年来首次。

  反思是危机的必然产物,接踵而至的危机促使欧盟与欧洲央行锐意革新。一系列重要措施出台,其中包括建立规模为 5000 亿欧元的危机解决机制。欧盟同时加强了在多个领域的治理,包括完善金融法规,建立全新的金融监管架构,加强财政监督,并将监管延伸到宏观经济领域。

  自初生时,欧元便被寄予厚望。2018 年 9 月 12 日,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呼吁,应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委员会必须拿出措施,使欧洲和欧元更强大。

  2021 年年初,欧委会再次呼吁欧元更大的国际地位,2021 年年底,法国总理马克龙与德拉吉撰文呼吁,欧盟需要一个未来 10 年的增长战略。

  欧元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它是我们的未来,是欧洲的一部分,它在我们手中。 前欧洲委员会主席普罗迪 2002 年 1 月 1 日如是展望。

  从实体欧元正式被引入始,一晃 20 年过去。1950 年法国经济学者,金融政治家吕埃夫曾预言说,欧洲一体化的成败将系于统一货币。

  欧元诞生预热良久,长达半个多世纪。1950 年 5 月 9 日,欧盟创立。为了确保永久和平,欧洲煤钢共同体在 1951 年成立,用以防止各国随意备战。1957 年,合作延伸到贸易领域。1993 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订,欧洲联盟成立,确定概念型 欧元 为欧洲统一货币。

  1999 年 1 月 1 日,欧盟在外汇市场及电子付款方面实施不可改变的固定汇率,单一货币欧元问世,11 个欧元区创始国放弃各自的国家货币,将象征重要国家主权之一的铸币权和单一货币政策共同让渡给具有超国家性质的欧洲央行。同年 1 月 4 日,欧元在 1.1747 美元位置开始交易,当日触及高位 1.1906。2001 年 1 月 1 日,希腊加入经济及货币同盟,成为第 12 个欧元区国家。

  1999 年 1 月 1 日的欧元只是 簿记货币 ,即仅在金融交易中使用。直到 2002 年实体欧元被正式引入,欧元区人们的生活才开始被影响与改变。2002 年 1 月 1 日,欧元纸币及硬币在各成员国发行,逐步取代旧存的各国货币。

  2002 年 2 月 28 日,遗留货币与欧元双重流通的过渡期结束。欧元取代比利时、德国、希腊、西班牙、法国、爱尔兰、义大利、卢森堡、荷兰、奥地利、葡萄牙及芬兰等 12 国货币,欧洲一体化进程达到新的高度。

  2007 年至 2008 年,斯洛文尼亚、塞蒲路斯和马耳他、斯洛伐克、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依次加入欧元俱乐部。至此,19 个欧元区成员国将欧元视为官方货币,其中央银行与欧洲中央银行也一并组成欧元体系。

  2008 年 8 月,欧元纸币和硬币的流通总值超过美元。截至目前,约 23 个欧元区外的非欧盟国家和地区将它们的货币与欧元直接挂钩。

  学术界一致认为,欧洲货币统一的过程——引入欧元作为欧元区的单一货币——必须被视为一个独特的历史经历。它可能是欧洲大陆历史上第一次在没有武装冲入的情况下实施大规模货币统一进程,它是工业国家在 法定货币 制度下建立货币联盟的第一次经历,它也由是促成了世界上第二大协调一致的经济和货币联盟的建立。

  德法是拉动欧洲经济与政治一体化的火车头,在欧元自概念性畅想成功孵化与落地期间,德法两国出于不同考量各有权衡,有舍有得。

  因对财政与货币一贯严苛,德国的马克曾相当稳固,一些小国放弃自身的货币政策而将本国货币盯住德国马克。德国联邦银行前行长珀尔曾言称,德国马克的成功成为推进欧元项目的理由。

  北京外国语大学讲席教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对记者表示,欧元的推出最初主要为一种 政治设计 ,防止统一后的德国在欧洲占据太大优势,最后自我行事,抛弃欧洲一体化。

  欧元是当时法国总统密特朗向西德总理科尔提出的其中德国统一的先决条件之一。 丁一凡说,鉴于统一货币后德国的货币主权将失去,德国最初持保留态度。但为了其统一大业,在法国反复强调下,德国接受了 欧元 这一条件,做出牺牲,移交货币主权。

  丁一凡补充称,站在法国角度,在欧洲央行中,德国董事的权力与其他国家的董事一样,由此并未垄断欧洲央行。而欧洲统一货币后,德国制造在欧洲统一大市场的竞争力凸显,其他欧元区国家无法采用货币贬值的方式重获竞争力,德国出口优势由此仍大,享有大量贸易赢余。双方均有所得。

  实际上,在欧元硬币中,可以看到法德二国的不同理念。欧洲各国使用的欧元硬币图案各不相同,欧元和欧元硬币的共同面印有欧盟的各种地图,而硬币背面图案则由发行国自行设计,彰显个性。德国 2 欧元硬币中央有一只雄伟的鹰,它张开翅膀,是德国主权的象征,边缘刻有团结与正义与自由字样。法国的则是代表着 力量与正义 的橡树,与象征 智慧与和平 的橄榄树。

  危机是欧元从开始到现在的动力,后者始于危机,也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危机。 不可退回从前 是时刻回响在欧盟耳边的警醒语。

  多数时间里,维持欧元稳定的努力在 2008 年前无需耗费过多精力,各成员国期间的经济发展也掩盖了本质上亟待完善的制度缺陷。

  直到雷曼兄弟 2009 年 9 月 15 日的突然破产,欧元区长期存在的个成员国经济结构性问题突然暴露开来。

  2009 年 10 月,新一届希腊政府宣布 2009 年财政赤字与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将分别达到 12.7% 与 113%,远超《稳定与增长公约》所定的 3% 与 60% 的上限,希腊债务危机自此拉开序幕。危机在蔓延至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与西班牙,它们与希腊一道,被国际评级机构成为 PIIGS,而 PIIGS 的国内生产总值当时为欧元区整体的 35%。德国与法国终在 2011 年不可避免受到波及。2012 年初,标普下调法国等 9 国主权信用评级,法国离开 AAA 级国家阵队。至此,希腊债务危机正式被定义为欧洲债务危机。

  面对不断急下的金融局势,2012 年 7 月 26 日,伦敦奥运开幕前的一个温热夏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现身伦敦市中心的一场商业会议,掷出一句在后来成为货币政策制定者在新冠疫情期间频繁效仿的话语。

  德拉吉押注成功,市场信心受 不顾一切 言辞提振,政策制定者由此赚取时间,欧盟和 IMF 携手推出一系列援助计划,修复危机,欧元逐步恢复原有生机。

  反思是危机的必然产物,一贯擅于反思的欧盟痛定思痛,锐意革新。欧盟及欧元区出台了一系列重要措施,以保证金融稳定。欧洲稳定机制 ( ESM ) 于 2012 年 10 月 8 日正式生效;欧盟修订 欧洲学期 ,降低了由不同国家经济政策差异所造成的风险;2012 年开始,欧洲银行业联盟开始建立,旨在于欧洲范围内开展对银行业的监督和纾困。欧盟甚至修补了 EMU,设立 宏观审慎工具 ,以系统评估银行业的风险。欧洲央行也被赋予了对欧元区内的银行和财政稳定负责的功能,以弥补欧债危机中欧洲央行仅能制定货币政策的不足。

  在 2008-2009 年全球金融危机,及 2011-12 年的欧元区危机期间,欧元区的脆弱性非常明显。 IHS Markit 首席欧洲经济学家 Ken Wattre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与政策有关的缺陷包括未能监测和防止成员国一级失衡和过度行为的累积,以及处理随后出现的多方面问题的体制基础设施不足。

  设计之初起,欧元早已被暗中寄予厚望。号称 欧元之父 的经济学家蒙代尔相信,通过投资和贸易的自由化,欧洲会结成更加紧密的政治联盟,欧元区可以发展成为一个理想的货币区域。

  自 1998 年 10 月 13 日欧洲央行宣布实施以稳定为导向的货币政策以来,欧元区中期通胀预期一直保持在与价格稳定相容的范围内。银行迅速而平稳地适应了欧元体系的操作框架,转变并未对货币市场利率行为产生重大影响。一个完全统一的货币市场在仅仅几周内就已形成。欧元的开局便可谓成功。

  1999 至 2007 年间,最先使用欧元的 11 个国家外加希腊每年平均物价上涨率为 2.1%,而欧洲央行的目标是,将通货膨胀率控制在略低于 2% 的水平。

  欧元区居民生活水平和就业率显著提高。欧盟委员会数据显示,欧元区人均 GDP 从 2002 年的 24400 欧元增至 2020 年的 33230 欧元;就业率从 2005 年的 66.8% 提高至 2020 年的 72.4%。

  还应该注意欧元到欧洲经济在下行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某些亮点。 施瓦布说,欧元在欧债危机中还是取得了一个显著的成功,即有力地杜绝了保护主义和竞争性货币贬值手段的滥用,而这些做法在欧洲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曾大行其道,上世纪 30 年代更是被全球普遍采用。

  然欧元的野心不只是维持通胀、推进一体化与助推经济,与美元争锋也是其目标。2018 年,容克呼吁提升欧元国际地位,打破美元霸权。在欧盟于同年 12 月发布《促进欧元发挥更大的国际作用》行动文件。2021 年 1 月 19 日,旨在强化欧元地位与金融体系建设的战略文件于欧盟委员会全体会议中通过。

  欧元更强大的国际作用将使经济免受外汇冲击,减少对其他货币的依赖,并确保降低交易、融资和管理风险的成本。 欧委会为此建议,加大以欧元结算的债权证券、能源及商品交易,开发数字欧元作为现金支付的补充,同时发行绿色债券来为大型投资项目融资。

  建立一个不受美元控制的欧洲独立货币是欧元出台的另一个主要考量。 丁一凡指出,欧洲一直受美元霸权的困扰,当年建立的欧洲货币体系便是旨在拉开与美元的距离。 从这一角度看,欧洲成功了,拉开了与美元的距离,可却并未与美元平分天下,因其后来的经济发展并不如设想的那般好。

  他强调说,特别是自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欧洲的经济增长陷入停滞,欧元成为替罪羊,欧洲国家把政府无法刺激经济走出困境的责任均归咎于统一货币。

  他说, 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更动摇了国际投资者对欧元的信心。近些年来,法国、德国及欧盟的领导人不断声明,需采取措施促使欧元在国际市场上起更大的作用。鼓舞士气,与美元争锋。

  当前的世界形势,如同马勒雷在其著作《失去平衡 : 一个乱套的世界》中所描述的那样,处于持续的不稳定状态之中,随机事件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当世界如同传送带一般不停带来各种意外时……政策制定者们只能在一个接一个的危机中颠簸向前。

  为应对疫情冲击,欧洲央行于 2020 年 3 月宣布实施高度灵活的紧急资产购买计划,此后两次扩大购债总规模至 1.85 万亿欧元。欧盟还出台了 7500 亿欧元的 下一代欧盟 复苏基金。欧委会表示,在 下一代欧盟 框架下发行高质量的欧元计价债券,将大大增加欧盟资本市场的深度和流动性,并使其和欧元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

  欧盟经常被指责在危机中做得太少、太迟。 马克龙与德拉吉近期联合撰文称,然而,面对 2019 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欧盟所采取的集体应对措施既不太少也不太晚。我们需要一项欧盟未来 10 年的增长战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当人们谈论欧元的脆弱和欧元的危机时,通常非欧元区成员国或领导人都会低估投资在欧元上的政治资本。 德拉吉说,我不认为我们是公正的观察者,但我看来,欧元的进程不可逆转。

  即便曾成功挽救欧元的德拉吉有如此信心,欧元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至今仍存,不容忽视。

  欧元区内的弱国融资成本高,欧洲发展越来越不平均,欧洲一体化受到挑战。 丁一凡说,阻挠欧洲经济复苏的原因很多,欧元应该说也是其中之一,欧元给欧洲国家提供了庇护,但也捆住了成员国单独走出增长停滞的步伐。

  他表示,目前,欧元区最大的障碍仍是没有统一财政。 只有统一货币而没有统一财政的局面就是,经济竞争力强的成员会越来越强,因其他国家失去了与之相竞争的货币手段,竞争力不强的国家就需要财政转移。在统一货币区里,若一些成员国只有责任和义务,却享受不到财政转移的好处,弱国由此便会失望,认为货币政策对其来说是个束缚。

  在欧债危机实施的各种举措最近得到了新冠疫情下欧盟复苏基金的支持。至关重要的是,它表明各国愿意集中资源,直接向最需要帮助的经济体提供支持。 Ken Wattret 转而称,尽管如此,欧元区仍面临许多挑战。其中包括由于不利的人口结构和生产力趋势而导致的相对较低的长期潜在增长率;许多经济体持续高企的失业率和不稳定的政府,加上高债务水平,都是欧元区潜在的脆弱性。

  Ken Wattret 指明,欧元区较长期的增长前景仍将充满挑战。2021 年中期不可持续的强劲增长将欧元区的实际 GDP 推低至 2021 年第三季度疫情前水平的 0.3% 以内。除了这些暂时的追赶效应,欧元区的实际增长率将受到结构性因素的制约。

  许多成员国的人口趋势是不利的,而生产力增长一直处于长期下降的趋势。公共部门债务负担非常高的成员国也需要进行大规模、多年的财政调整。Ken Wattret 由此估计,欧元区的长期潜在增长率略高于 1%。

  回返至 2012 年 7 月孟夏,德拉吉在演讲前开言,我首先想到的是人们多年前说过,但后来又不再说的一件事:欧元就像一只大黄蜂。这是自然界的一个谜,因为它不应该飞,但它事实上却做到了 ...... 但现在,大黄蜂必须逐渐变成一只真正的蜜蜂,这就是欧元正在做的。

  目前,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约为 20%。在能源领域,以欧元签署的天然气合同份额从 2018 年的 38% 上升到 2020 年的 64%。2019 年,全球近一半的绿色债券发行均以欧元计价,数值预计还将增长,尤其是考虑到欧盟下一代投资的 30% 是由绿色债券资助的目标。

网站首页  | 大咖名流  | 旅游新闻  | 科技前沿  | 健康新闻  | 时尚新闻  | 教育新闻  | 军事新闻  | 女性生活  | 汽车资讯  | 星声星语